旅游新闻
栏目导航
  1. 星声星语
  2. 健康新闻
  3. 汽车资讯
  4. 军事新闻
  5. 金融新闻
  6. 历史咨询
  7. 热透新闻
  8. 法律在线
  9. 教育新闻
  10. 大咖名流

旅游新闻

主页 > 旅游新闻 >

曾被誉为KD接班人的他结束球员生涯后奥斯汀即将迎来全新的旅程

发布日期:2021-12-29 07:17   来源:未知   阅读:

  马凡氏综合征阻断了以赛亚-奥斯汀征战NBA的道路,但他仍然在这个联盟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身高7尺1寸、技术特点酷似凯文-杜兰特的奥斯汀一直怀揣着进入NBA的梦想。虽然不幸的命运让他无法以球员的身份跻身联盟,但他仍然能以一个不同的身份来到这里。

  当地时间周一(10月3日),27岁的奥斯汀正式走上了NBA联盟办公室研究员项目的相关岗位。尽管不是在球场上传球和得分,但这个岗位却能让他以另一种方式影响NBA中的大小比赛。

  从2012年到2014年,奥斯汀一直是贝勒大学男篮的当家球星,还一度拥有过2014届选秀的首轮前景。然而在选秀前的联合体测中,奥斯汀在一次跑步测试后心率出现异常上升,他的病症也就此开始浮出水面。

  “我会见了全部30支球队的队医,他们说由于我的关节太过于细长和松弛,因此怀疑我患有马凡氏综合征。”奥斯汀说,“当时我根本就没听说过这种病,也没有任何马凡患者的体表特征。因此我希望他们带我去做DNA检测。我记得在联合体测结束的几天后,他们带我飞回了芝加哥,采集了我的血样。一直到离选秀夜只有5天的时候,测验结果的消息才传回来。他们证实我确实携带有马凡氏综合征的基因。”

  根据站的描述,马凡氏综合征是一种会影响人体结缔组织的遗传性疾病。结缔组织用于支撑人体所有的细胞、器官和组织,并帮助身体进行正常地生长和发育。

  奥斯汀就此被剥夺了成为NBA球员的资格,而且医生告知他日后哪怕是继续打球都要冒风险。不过NBA并没有就此抛弃他,总裁亚当-萧华将他和他的家人们请到了选秀现场,还在选秀进行到首轮中段时用一个象征性的签位选中了他。而当时奥斯汀和萧华为此事进行的对话也为他之后回到NBA任职的可能性埋下了伏笔。

  “即便是在2014年选秀之前,NBA大家庭也一直都非常愿意接纳以赛亚。”NBA球员发展事务高级副总裁贾米拉-怀德曼表示,“许多年前我们就向他许下了这个承诺。以赛亚经历了属于自己的球员生涯,而现在他已经决定回来掌握这个机遇身为球员发展团队的我们也得以履行了对退役球员的承诺,帮助他们完成转型——他们在NBA的球员生涯是长是短、在什么时候都不重要,我们的承诺不止是针对运动员做出的,而是针对他们每一个人。所以说,给以赛亚提供支持的事情与联盟乃至我们部门的取向和目标都是完全符合的。”

  奥斯汀将在联盟的球员发展部门任职一年,这个临时项目可以帮他构建人际网和社会关系,以备他今后在联盟走上长期岗位之所需(不论是在联盟办公室还是前往某支球队)。不过要想走到那一步,他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东西。

  “至于如何帮他创造出潜在的机遇,我们会着重关切四个领域。”怀德曼说,“主是在公司文化和职业技术领域的入门教学和技能培训……最后还有NBA作为商业运营的基础知识。我们把他介绍给联盟办公室的不同部门,给他提供各种人脉和资源,这些东西今后都会对他有用的。在此期间,我们会明显地感觉到他的进步,并把这种进步带到一个可以让他取得成功的平台上。”

  在度过了两年与篮球无缘的生活后,奥斯汀在2016年终于得以延续自己的职业球员生涯。斯坦福大学的心脏病专家David Liang给奥斯汀写了一封澄清信,并对他进行了为期两年半的观察。虽然一开始医生只允许奥斯汀前往业余联盟重拾篮球梦,但他最后还是获得了征战职业赛事的许可。他在海外征战五年,也算是收获了成功的职业生涯。

  在这段漂泊海外的岁月里,奥斯汀在13个国家留下了足迹,并在其中的11个国家里打过球,这也给他留下了值得珍藏一生的回忆。

  “我最喜欢的地方是黎巴嫩的首都贝鲁特,”奥斯汀说,“那里的人们给了我真诚的爱。我还在那里结交了我的挚友Ahmad Aibrahin,我们是在我到那里打球的第一个赛季认识的。未来他肯定会是我婚礼的座上宾。整个黎巴嫩都赠予了我巨大的热情和爱意。”

  奥斯汀和他的女友Alexa Fogel计划于明年7月完婚。二人最初是在美国国内结识的,他们的长子Zeke于2017年在贝尔格莱德出生,那里正是奥斯汀重返职业赛场后的第一站。

  “感觉就像是第二次收到医生的许可信,不过现在的我已经到了做父亲和在家陪伴儿子的年纪了。”奥斯汀说,“我希望尽可能地支持和帮助他,希望能从篮球比赛中抽身出来陪伴家庭。我真心地觉得我已经享受到了篮球运动带给我的快乐。”

  奥斯汀原本仍有机会去海外打球,但接受NBA的工作会让他的生活更安稳一些。

  “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生活阅历的丰富,我才意识到这个机遇对我来说可能会有多么重要。”他说,“我知道是篮球运动给我带来了这些好运,还让我得到了这么多的机会。虽然我还从没体验过朝九晚五的工作,但他们给了我充足的信任,让我可以一步一步地慢慢来。我对此心怀感激,他们在这件事上是对我有恩的。”

  “我有过很多的海外经历和人生阅历,”他说,“我仍然是一个狂热的篮球迷,对于球员培养工作的任何内容都很感兴趣,特别是对于球员场下生活言行的培训。我对心理健康也颇有研究,你知道,有的时候一个大男人对这方面的经历是不太愿意讲的。我希望我能改变这种心态,大家应该坦然地把心理健康的状况和内心的想法说出来。开诚布公地说就好了,因为这样做才是有利于健康的行为。”

  尽管遇到了一些困难,但奥斯汀仍然对如今所从事的一切保持着积极的心态。当年在海外打球时,他就经常与队友们交流并帮他们排解个人层面的烦恼。很多人都说他善于用话语鼓舞人心,并引导大家一路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