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声星语
栏目导航
  1. 星声星语
  2. 健康新闻
  3. 汽车资讯
  4. 军事新闻
  5. 金融新闻
  6. 历史咨询
  7. 热透新闻
  8. 法律在线
  9. 教育新闻
  10. 大咖名流

星声星语

主页 > 星声星语 >

抗疫一线 党旗飘扬丨朱长江:父亲对不起儿欠您一声道别!

发布日期:2022-03-03 12:22   来源:未知   阅读:

  26分钟的时间能做什么?每个人都自己不同的答案。璧山区大路街道经发办干部朱长江的答案是:坚守在抗疫第一线分钟,却让他错过了见父亲最后一面的机会。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2月11日18时30分讯(记者 欧武夷 通讯员 连宏宇 黄瑞 曾清龙)检查辖区内农贸市场、超市、宾馆的疫情防控措施、对准备复工复产的商贸企业提交的相关资料进行审核……2月10日,对重庆市璧山区大路街道经发办干部朱长江来说,是普通而又忙碌的一天。

  但一旦稍有空隙闲下来的时候,对朱长江来说,心中对父亲的歉意便如大石般压得他无法呼吸。

  一场肆虐的肺炎打破了所有人生活的平静,一边是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一边是父亲的突然离世,自古忠孝两难全,关键时候,朱长江作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继续留在抗疫第一线工作。这背后,有着一段让人泪目的故事。

  朱长江被分配到市场监管组,负责做好街道4家农贸市场、6家宾馆的疫情防控宣传检查。最初几天的工作是十分繁重的,同事们看到他每天奔波在大街小巷,却没有人知道,除了白天的忙碌,晚上他还要陪伴已经病重2年多的父亲。

  朱长江的父亲朱泽伦2018年5月检查出患有食道癌,今年1月中旬,他的病情开始恶化,不能进食,不能说话,只能依靠呼吸机维持生命。父亲住院的这段时间,白天主要是母亲在照顾,晚上则由朱长江和哥哥朱长城轮流照料。

  “知道了,妈。”由于数据要马上上报,没等母亲说完,忙碌的朱长江不假思索就挂掉了电话。

  电话这边,老实的母亲拿着已经挂掉了的电话,流着眼泪默默地念叨到:回来晚了,怕见不到你父亲了。

  电话挂掉后,朱长江想都没有多想,又开始了上午材料的统计。2点30分,仅仅过了26分钟时间,母亲的电话又响了:“长江,你爸爸刚刚走了。”

  听到这个噩耗,朱长江一下愣住了,感觉整个世界都塌了下来。他看了看周围忙碌的同事,然后跑到了楼梯间伤伤心心哭了一场。

  “虽然医生早就告诉我们要做好心理准备,但是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觉得无法接受。”朱长江随即和街道领导请了假,迅速赶往医院。

  从大路到璧山短短27公里的路程,那一天好像变得格外漫长,朱长江的脑海中就像过电影般,闪现出一幕幕自己和父亲的点点滴滴,眼泪一直没有停过。

  “在父亲有生之时没能见他最后一面,是我这辈子的遗憾。”回忆起那天的事,朱长江眼中仍然闪着泪花。

  由于疫情防控的要求,父亲的丧事一切从简,天有不测风云,母亲因为长期操劳,又过度悲伤,父亲过世的第二天不慎摔倒,造成粉碎性骨折。

  父亲过世,母亲住院,家里的事情一波接一波,妻子劝他请几天假,好好陪陪母亲,但看到紧张的疫情形势和同事们疲惫的身影,朱长江还是决定返回工作岗位。

  2月7日,父亲下葬后的第二天,朱长江便回到了单位,继续投入疫情防控一线。

  父亲重病在床2年多的时间里,朱长江从未在同事面前提起过,也更没有因为照顾父亲而请过一天假。

  “在疫情防控中,农贸市场、商贸企业的宣传引导并不容易,从开始苦口婆心地劝说,再到后来业主理解配合,长江付出了很多,可是,我们都不知道他的父亲病重住院,这孩子一直没给我们说过。”大路街道副主任韩艳是朱长江的分管领导,她告诉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在疫情防控期间,朱长江从来没有请过一天假,哪怕是一个小时的假。

  当同事们得知这件事后,都非常诧异,两年多的时间里,长江从来没有在他们面前流露过此事。

  “要不是那天看着他哭着急匆匆地跑出去,我们一点都不知道他父亲病重。”是经发办主任,2月3日,看到朱长江在楼道上哭泣后,才知道他家里出了事。

  “憨憨的一个人,工作起来踏实、认真,从不抱怨,话不多”这是同事们对朱长江普遍的印象。

  朱长江平时负责统计、企业安全、环保和辖区商贸企业的管理,工作任务十分繁重,除此之外,他还是大路街道经发党支部的副书记,但无论是哪头的工作,他都能兼顾得很好。对于领导分配的任务,他从不抱怨,也从不推诿,即使遇到困难,也总是自己先找办法解决,就像一头任劳任怨的“老黄牛”。

  2月2日,大年初九,街道要为140多名专班值守的人员购买牛奶、面包等慰问品,同事周定容负责物资采买的工作。

  “街上很多超市都关门了,我们也不知道哪家有这么多存货,长江平时与超市联系得多,我就想顺便问问他。”周定容向朱长江询问后,他一口答应帮忙,并且亲自到超市帮着周定容清点、搬运,一直忙到晚上7点多才离开。

  “没有想到他父亲第二天就去世了,早知道他父亲病的这样厉害,那天我也不会拉上他一起加班了。”回忆起当天的事情,周定容后悔不已。

  朱长江出生于大路街道大堂村一户普通的农村家庭,75岁的父亲朱泽伦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虽然连小学都没读完,但是他深明大义、通情达理。

  普通的农家出了两个大学生,这在当时是件十分光荣的事,但供养两个大学生并不容易。

  “以前家里经济条件差,只能靠父亲种地,母亲打零工做皮鞋来维持生计。”朱长江说,父母省吃俭用,加上国家助学贷款的帮助,自己和哥哥才得以顺利读完大学。

  兄弟俩走上工作岗位后,父亲朱泽伦也常常教育他们,不要辜负党和国家的培养,要以工作为重,认真踏实做好每一件事。

  父亲患病期间,每1-2个月就要到西南医院做一次扩管手术,朱长江和哥哥轮换着送父亲去医院。

  “父亲每次都要求早上6点就出发,到了医院就催着我们赶紧回去,还总安慰我们说没事的,别因为自己的病耽误我们上班。”朱长江说,每次下车前,父亲都表现得一脸轻松,他的故作坚强只是不想让兄弟俩担心。

  因为父亲的坚持,朱长江每次都能在上班之前准时赶回大路,也因此,同事对父亲生病的事情一点没察觉。

  没能早点赶回去见父亲最后一面,朱长江心中万分自责,但他最害怕的,是面对母亲。

  “她没有当面责备我,但心里一定怨过我,怨我没有尽到做儿子的义务。”朱长江说。

  午饭后的空闲时间,朱长江会偶尔翻看手机中父亲的照片。照片中,父亲朱泽伦尚有意识,正面带微笑地看着身旁玩耍的小孙子,一脸慈爱。

  这是朱长江在父亲生前拍下的最后一张照片,每次打开,朱长江总要静默良久,在他的记忆中,父亲仿佛不会老去,一直是那个如老牛一般的庄稼人,勤勤恳恳。子欲养而亲不在,没想到,这一次,就真的天人永隔了。

  朱长江回忆,父亲去世的最后几天,已经失去意识,因为长期不能进食,整个人只剩下60几斤,看了让人十分心疼。

  “说不后悔,那是骗自己,我这一辈子都欠父亲一个告别。”谈起内心的感受,朱长江眼眶泛红,声音也几度哽咽。

  “但疫情当前,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如果父亲有知,他也一定会理解我的。”说完,朱长江转身又继续投入工作了,只留给我们一个坚定而又让人肃然起敬的背影。

  因为坚守疫情防控一线,他没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面对需要陪伴的母亲,他无暇顾及。在家人面前,朱长江看似不称职,但是面对疫情,他以大局为重,以疫情为令,展现了基层党员干部的责任和担当,是一名合格的“战士”。

  在这场抗击疫情的阻击战中,还有许许多多像朱长江一样的党员,他们迎“疫”而战,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无闻地守护着大家的健康和安全,守护着我们这座城市的安宁,践行着党员的初心和使命,忘却了自己是儿子、女儿、父亲、母亲。

  26分钟的时间能做什么?每个人都自己不同的答案。璧山区大路街道经发办干部朱长江的答案是:坚守在抗疫第一线分钟,却让他错过了见父亲最后一面的机会。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2月11日18时30分讯(记者 欧武夷 通讯员 连宏宇 黄瑞 曾清龙)检查辖区内农贸市场、超市、宾馆的疫情防控措施、对准备复工复产的商贸企业提交的相关资料进行审核……2月10日,对重庆市璧山区大路街道经发办干部朱长江来说,是普通而又忙碌的一天。

  但一旦稍有空隙闲下来的时候,对朱长江来说,心中对父亲的歉意便如大石般压得他无法呼吸。

  一场肆虐的肺炎打破了所有人生活的平静,一边是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一边是父亲的突然离世,自古忠孝两难全,关键时候,朱长江作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继续留在抗疫第一线工作。这背后,有着一段让人泪目的故事。

  朱长江被分配到市场监管组,负责做好街道4家农贸市场、6家宾馆的疫情防控宣传检查。最初几天的工作是十分繁重的,同事们看到他每天奔波在大街小巷,却没有人知道,除了白天的忙碌,晚上他还要陪伴已经病重2年多的父亲。

  朱长江的父亲朱泽伦2018年5月检查出患有食道癌,今年1月中旬,他的病情开始恶化,不能进食,不能说话,只能依靠呼吸机维持生命。父亲住院的这段时间,白天主要是母亲在照顾,晚上则由朱长江和哥哥朱长城轮流照料。

  “知道了,妈。”由于数据要马上上报,没等母亲说完,忙碌的朱长江不假思索就挂掉了电话。

  电话这边,老实的母亲拿着已经挂掉了的电话,流着眼泪默默地念叨到:回来晚了,怕见不到你父亲了。

  电话挂掉后,朱长江想都没有多想,又开始了上午材料的统计。2点30分,仅仅过了26分钟时间,母亲的电话又响了:“长江,你爸爸刚刚走了。”

  听到这个噩耗,朱长江一下愣住了,感觉整个世界都塌了下来。他看了看周围忙碌的同事,然后跑到了楼梯间伤伤心心哭了一场。

  “虽然医生早就告诉我们要做好心理准备,但是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觉得无法接受。”朱长江随即和街道领导请了假,迅速赶往医院。

  从大路到璧山短短27公里的路程,那一天好像变得格外漫长,朱长江的脑海中就像过电影般,闪现出一幕幕自己和父亲的点点滴滴,眼泪一直没有停过。

  “在父亲有生之时没能见他最后一面,是我这辈子的遗憾。”回忆起那天的事,朱长江眼中仍然闪着泪花。

  由于疫情防控的要求,父亲的丧事一切从简,天有不测风云,母亲因为长期操劳,又过度悲伤,父亲过世的第二天不慎摔倒,造成粉碎性骨折。

  父亲过世,母亲住院,家里的事情一波接一波,妻子劝他请几天假,好好陪陪母亲,但看到紧张的疫情形势和同事们疲惫的身影,朱长江还是决定返回工作岗位。

  2月7日,父亲下葬后的第二天,朱长江便回到了单位,继续投入疫情防控一线。

  父亲重病在床2年多的时间里,朱长江从未在同事面前提起过,也更没有因为照顾父亲而请过一天假。

  “在疫情防控中,农贸市场、商贸企业的宣传引导并不容易,从开始苦口婆心地劝说,再到后来业主理解配合,长江付出了很多,可是,我们都不知道他的父亲病重住院,这孩子一直没给我们说过。”大路街道副主任韩艳是朱长江的分管领导,她告诉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在疫情防控期间,朱长江从来没有请过一天假,哪怕是一个小时的假。

  当同事们得知这件事后,都非常诧异,两年多的时间里,长江从来没有在他们面前流露过此事。

  “要不是那天看着他哭着急匆匆地跑出去,我们一点都不知道他父亲病重。”是经发办主任,2月3日,看到朱长江在楼道上哭泣后,才知道他家里出了事。

  “憨憨的一个人,工作起来踏实、认真,从不抱怨,话不多”这是同事们对朱长江普遍的印象。

  朱长江平时负责统计、企业安全、环保和辖区商贸企业的管理,工作任务十分繁重,除此之外,他还是大路街道经发党支部的副书记,但无论是哪头的工作,他都能兼顾得很好。对于领导分配的任务,他从不抱怨,也从不推诿,即使遇到困难,也总是自己先找办法解决,就像一头任劳任怨的“老黄牛”。

  2月2日,大年初九,街道要为140多名专班值守的人员购买牛奶、面包等慰问品,同事周定容负责物资采买的工作。

  “街上很多超市都关门了,我们也不知道哪家有这么多存货,长江平时与超市联系得多,我就想顺便问问他。”周定容向朱长江询问后,他一口答应帮忙,并且亲自到超市帮着周定容清点、搬运,一直忙到晚上7点多才离开。

  “没有想到他父亲第二天就去世了,早知道他父亲病的这样厉害,那天我也不会拉上他一起加班了。”回忆起当天的事情,周定容后悔不已。

  朱长江出生于大路街道大堂村一户普通的农村家庭,75岁的父亲朱泽伦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虽然连小学都没读完,但是他深明大义、通情达理。

  普通的农家出了两个大学生,这在当时是件十分光荣的事,但供养两个大学生并不容易。

  “以前家里经济条件差,只能靠父亲种地,母亲打零工做皮鞋来维持生计。”朱长江说,父母省吃俭用,加上国家助学贷款的帮助,自己和哥哥才得以顺利读完大学。

  兄弟俩走上工作岗位后,父亲朱泽伦也常常教育他们,不要辜负党和国家的培养,要以工作为重,认真踏实做好每一件事。

  父亲患病期间,每1-2个月就要到西南医院做一次扩管手术,朱长江和哥哥轮换着送父亲去医院。

  “父亲每次都要求早上6点就出发,到了医院就催着我们赶紧回去,还总安慰我们说没事的,别因为自己的病耽误我们上班。”朱长江说,每次下车前,父亲都表现得一脸轻松,他的故作坚强只是不想让兄弟俩担心。

  因为父亲的坚持,朱长江每次都能在上班之前准时赶回大路,也因此,同事对父亲生病的事情一点没察觉。

  没能早点赶回去见父亲最后一面,朱长江心中万分自责,但他最害怕的,是面对母亲。

  “她没有当面责备我,但心里一定怨过我,怨我没有尽到做儿子的义务。”朱长江说。

  午饭后的空闲时间,朱长江会偶尔翻看手机中父亲的照片。照片中,父亲朱泽伦尚有意识,正面带微笑地看着身旁玩耍的小孙子,一脸慈爱。

  这是朱长江在父亲生前拍下的最后一张照片,每次打开,朱长江总要静默良久,在他的记忆中,父亲仿佛不会老去,一直是那个如老牛一般的庄稼人,勤勤恳恳。子欲养而亲不在,没想到,这一次,就真的天人永隔了。

  朱长江回忆,父亲去世的最后几天,已经失去意识,因为长期不能进食,整个人只剩下60几斤,看了让人十分心疼。

  “说不后悔,那是骗自己,我这一辈子都欠父亲一个告别。”谈起内心的感受,朱长江眼眶泛红,声音也几度哽咽。

  “但疫情当前,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如果父亲有知,他也一定会理解我的。”说完,朱长江转身又继续投入工作了,只留给我们一个坚定而又让人肃然起敬的背影。

  因为坚守疫情防控一线,他没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面对需要陪伴的母亲,他无暇顾及。在家人面前,朱长江看似不称职,但是面对疫情,他以大局为重,以疫情为令,展现了基层党员干部的责任和担当,是一名合格的“战士”。

  在这场抗击疫情的阻击战中,还有许许多多像朱长江一样的党员,他们迎“疫”而战,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无闻地守护着大家的健康和安全,守护着我们这座城市的安宁,践行着党员的初心和使命,忘却了自己是儿子、女儿、父亲、母亲。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最佳浏览环境:分辨率1024*768以上,浏览器版本IE8以上)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金开大道西段106号10栋移动新媒体产业大厦 邮编:401121 广告招商 传真